刹住学术吹捧之风
刹住学术吹捧之风  ■ 社论  不论是学术期刊刊登吹捧文,仍是学生以自己导师为研讨目标,都与眼下国家鼓舞科研与学术立异的主旨相悖。  最近,学术圈颇不安静。先是中心期刊《冰川冻土》宣布吹捧“导师崇高感”和“师娘优美感”的特殊论文,再是中心期刊给十岁孩子开专栏。而这两天,湖南师大一则博士论文辩论布告又火了:在这次辩论中,张楚廷不仅是辩论论文的研讨目标,仍是辅导老师、辩论委员。随后有网友发现,张楚廷在任湖南师大校长期间,辅导的不少博士生,毕业论文的研讨目标都是张楚廷的个人教育研讨。知网录入121篇以“张楚廷”为篇名的文献,其间大部分来源于张楚廷从前上任的湖南师范大学。  新闻连起来看才更有意思。三起事情中好像都呈现了一种学术吹捧的倾向:论“导师崇高感”和“师娘优美感”一文,用词之肉麻自不必说,主编父亲称儿子有过人天分难言客观,而湖南师大这些研讨张楚廷的论文,好像也难逃吹捧之嫌。  几起相似事情虽是杯水风云,却也能见微知著,它们或许反映了我国学术界的一个切面:学术正在成为一些人自我吹捧、彼此吹捧的东西,学术的圈子化、情面化、衙门化现象值得警觉。  学术本是严厉之事,也关系着科研强国的建成。就眼下的趋势来看,国家层面临学术与科研的价值看得越来越重要。详细表现在对科研、学术立异的鼓舞与松绑。  上一年,六部分印发《关于扩展高校和科研院所科研相关自主权的若干定见》,《定见》提出支撑高校和科研院所依法依规行使科研相关自主权,充分调动单位和人员积极性创造性。  可是,从近期几起事情来看,虽然国家层面为科研立异供给了足够的“准则好心”,一些一线研讨人员却没有好好使用这些方针,学术场域一些原有的浮夸风、吹捧风等现象,依然固执存在:学术杂志审阅不严,科研高校正学生的学术练习也缺少审慎对待,这导致一些“谀师文”、“吹捧文”一再登堂入室。  不论是学术期刊刊登吹捧文,仍是科研院校学生以自己导师为研讨目标,这些都与眼下国家鼓舞科研与学术立异的主旨相悖。一方面,这些没有含金量的论文糟蹋了自己的很多精力,却不会发生什么实践价值;另一方面,有的论文或许仍是科研基金支撑的项目,假如做成了毫无养分、毫无立异的“水文”,也是对科研资金的糟蹋。  学术便是学术,来不得半点虚伪的情面与套路。而国家鼓舞科研与学术立异的意图,也不该在一篇篇吹捧文中被悬置。某种意义上,我国从学术大国走向学术强国,要害就在于学术质量的提高。而提高学术质量,就要刹住这股学术吹捧之风。  对学术期刊而言,应该严厉稿件审阅规范,完善修改初审、专家匿名外审、主编终审等作业流程,坚决将违背学术主旨、大举吹捧学术效果的文章拒之门外。  对高校而言,相关学术委员会也要尊重教育与论文出产规则,在学生论文的辅导与练习上,尽量挑选有价值、有潜力的选题,甚至要建立相应的“避嫌准则”,防止呈现“尬吹”;而在论文辩论与审阅机制上,也有必要建立相应的逃避机制,以确保学术的严厉性与公平性。  国家鼓舞科研与立异,归根结底要落真实一线研讨人员的研讨实践中。短短时刻之内一些学术论文乱象会集曝光,这令人绝望,希望学术期刊、大学与科研机构等能真实尊重学术规则,从源头把关,真实把学术与科研立异当成一种工作,让丑态百出的“吹捧文”完全成为“过去式”。 【修改:丁宝秀】

Author